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angzhewen1020 的博客

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书法语录:〖古之书论〗  

2014-09-27 21:39:08|  分类: 书画艺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


书法语录:〖古之书论〗(下)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 
〖古之书论〗編辑/雨浓

汉代是书法理论的源头,同时也是艺术渐趋自觉的时期,扬雄的《法言》与许慎的《说文解字》中的论书思想后来成为中国书论发展出两极,尙意与尙象,由于汉代书体大备,研究重点在于对书“势”研究和书体的批评上。

到了魏晋,书法的审美价值开始强化,加之玄学兴起,理论家关注的焦点是“心”.“言”.“象”.“意”的关系,书法的形态表现以及人对自然和书法的认识在北朝,其书论仍以复古辩体为显著特点。

隋唐书论欲 六朝之风,故强调中 合度,刚健有力的审美趣尙,同时确立书法规范和法度,“八诀“。”六法“应运而生,对王羲之的认识及评价也是书论研究中的方向。

朱元时期 ,儒。佛。道。禅均找到了自已的位置,书论中各种思想揉合。既重视人格对书品的作用,也强调自然无碍的创作态度。既开启以禅论艺之风气,也承袭嗜古尊古之祈尙。对“意”的倡导和传统持尊重的态度是书论的两条主线。

明人论书提倡骨力与姿媚的结合,另外还具有明显的张后发制人扬个性,摆脱传统束缚的倾向,标举"天趣"各"无意为工".清初书论重技巧,求淳朴天然之境界.中后期对古文物重新认识,碑学大炽,"变者.天也"是书论研究中的主导思想.

书法语录:〖古之书论〗(下)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古之善书者多寿,心定故也。人能定其心,何事不可为。书法亦就佛法,始于戒律,精于定慧,证于心源,妙于了悟,至于极也,亦非口手可传焉。书,如也,如其学,如其才,如其志,总之曰如其人。清心寡欲,字生精神,是亦诚中形外之一证。渣滓去,则清光来,若心地丛杂,虽笔墨精良,无当也。故扬子云:字为心画。气盛,则言之短长与声之高下皆宜。书亦如之。


内典《金经》云:

非法非非法之。书家悟得此诀,何患食古不化。


昔人有联语云:

夫复何为,
莫非自然。
真至理名言也。作书亦当知此意。

振衣千仞岗,
濯足万里流。
作书须有此气象。而其细心运意,则又如穿针者束线纳孔,毫厘有差,便不中窍。

明窗净几,笔墨精良,于时抽纸挥毫,以绘我胸中之所有,其书那得不佳!若人声喧杂,纸墨恶劣,虽技如二王,亦无济矣。

一部《金刚经》,专为众生说法,而又教人离相。学古人书,是听佛说法也。识得秦汉晋唐书法之妙,而会以自己性灵,是处处离相,得成佛道之因由也。每日焚香静坐,收拾得此心,洁洁净净,读书有暇,兴来弄笔,以自写其性情,斯能超乎象外,得其寰中矣。惜余未之能也。

书法语录:〖古之书论〗(下)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作字须敬,非仅欲字好,
即此是学。味明道此语,
谓作字能主一无适,是亦收放心之一法。

摹古之法,如鬼享祭,但吸其气,不食其质。
心粗气浮,百事无成。书虽小道,亦须静定。

冷看古人用笔,
勿参以杂念兮
亦收放心之法。

离形得似,书家上乘。然此中消息甚微,不可死在句下。

谷曰:诗不可凿空强作,待境而生,便自工耳。
余谓书亦不可凿空强作,神与古会,便自工耳。

握笔之法,虚掌实指。指聚则实,指实则掌自然虚。
死指活腕,书家无等等咒也。指死则笔直,腕活则字灵。

逆笔起,最得势。褚河南书,都逆起,隶法也。
字须笔笔送到,到笔锋收处,笔仍提直,方能送到。

作楷须明隶法,作隶切忌楷气。作隶须有万壑千岩奔赴腕下之气象。
用笔最忌妄发笔力。笔锋未着纸,而手已移动,则浮而轻,盖力在外故也。

水流心不竞,
云在意俱迟。
此两句极尽书法之妙。意到笔随,不设成心,是上句景象也;无垂不缩,欲往仍留,是下句景象也。

初学临书,
先求形似,
间架未善,
遑言笔妙。

作楷最重宾主分明。譬如写一“日”字,左竖为宾,宜轻而短;
右竖为主,宜重而长;中画为宾,宜虚而婉;下画为主,宜实而劲。

笔须凌空,固也。然学者误会斯语,每走入空滑一路去。必曰气空笔实,方能无弊。

无垂不缩,欲往仍留。
兰亭之妙,尽乎此矣。

书贵熟,熟则乐。
书忌熟,熟则俗。
未能画平竖直而遽求神妙,是犹离规矩以求巧,非吾所敢知也。

书贵熟后生

书无定法,莫非自然之谓法,隶法推汉,楷法推晋,以其自然也。唐人视法太严,故隶不及汉,而楷不及晋。学楷宜由唐而晋,隶则非汉不可。汉隶笔笔逆,笔笔蓄。起处逆,收处蓄。

书法语录:〖古之书论〗(下)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初学
但求间架森严,
点画清朗
断勿高语神妙。

字之纵横,犹屋楹梁,宜平直,不宜倾欹。

笔画极繁之字,当促其小画,展其大画。如《九成宫》“凿”、“鉴”、“台”、“萦”等字皆是。

古碑贵熟,不贵生临,心得其妙,藉笔达之,方能神似。

意居笔先,
形随法立。

不贵多写,无间断最妙。

宾主、操纵、开合、虚实、顺逆诸法,可以语人。
外此,
则欲语不得,有语反惑。

书法语录:〖古之书论〗(下)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既曰分间布白,又曰疏处可走马,密处不透风,何其言之不相谋耶?不知前言是讲立法,后言是论取势,二者不兼,焉能尽妙。唐代北海、河南书,真是善于取势者。

欲知后笔起,意在前笔止,明乎此,则笔笔呼应,字字接贯,前后左右,自能一气相生矣。

疏势不补,密势补之。《九成宫》“圣”字上画,“舜”字下点,皆补法也。若“乃”、“力”等字,左上右下皆缺势,无可补。笔法尚圆,过圆则弱而无骨。体裁尚方,过方则刚而不韵。熟能生巧,凡事皆然。书未熟而专事离奇,魔道也。弄巧成拙,不如守拙。学者始由不工求工,继由工求不工,不工者,工之极也。庄子曰:“既雕既琢,复归于朴。”善夫!

秦汉之书,其巧处可及,其拙不可及。

强毫弱纸,
强纸弱毫,
刚柔相济,
书乃如志。

工夫深,结体自稳;天姿好,落笔便超。

书法语录:〖古之书论〗(下)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渣滓未净而遽言浑厚,不可也。须俟笔无点尘,微嫌薄弱,乃向浑厚一路写去,方妙。字心贵聚,不可并头蝇头楷宜用大笔提空写,势乃开展。字越小越要清晰,稍留纤毫渣滓不得,作小楷,宜清而腴。笔头过小,虽清不腴。

工夫深,虽枯亦润;精神足,虽瘦亦肥。
晋人书,形不贯而气贯;唐人书,形气具贯。

唐代诸贤,运笔有静躁之分,立体有夷险之别,实则殊途同归,无所分别。

欧书用笔,不方不圆,亦方亦圆。学者欲其方,易板滞;欲其圆,易油滑。此中消息,最宜微会。
唐人严于法,所谓法者,不过左顾右盼,前呼后应,笔笔断,笔笔连,以及修短合度,疏密相间耳。

欧书貌方而意圆;
褚书貌柔而意刚;
颜书貌厉而意和。


书法语录:〖古之书论〗(下)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临汉碑宜有石气,然非拳曲之谓也。问:何谓石气?曰:不可说。颜书极神妙,以深墨重笔效之,辄不合度。问:神妙何在?曰:凡学人所不能到处,即其神妙处。学汉魏晋唐诸碑帖,须各各还他神情面目,不可有我在,有我便俗。迨纯熟后,会得众长,又不可无我在,无我 便杂。

古碑无不可学,如北朝诸摩崖,
手不能摹,
可摹以心。
心识其妙,
手亦从之。


李北海书,每字上半右边皆极欹,至末画两边放平。欹故峭,平故稳,不独北海为然,北海其尤显者也。与其肥也宁瘦,与其肆也宁谨。唐碑最难学,一画有一画之步位,一字有一字之步位。一画走作,即为一字之累;一字走作,即为通幅之累。若汉与六朝,自可因失得救,因难见巧,非若唐碑之一无假借也。

褚书高明,欧书沉潜。学欧不成,
刻鹄颊鹜;学褚不成,画虎类狗。

汉隶为篆、楷中间过脉。《石门颂》篆意多;《西狭颂》楷意多。

正书居静以治动,草书居动以治静。

行书有真,有草行。
真行近真,而纵于真;
草行近草,而敛于草。

书法语录:〖古之书论〗(下)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 
书家无篆圣、隶圣,而有草圣。盖草之道千百万化
执持寻逐,失之愈远,非神明自得者,孰能臻于至善耶。

颜书贵端,
骨露筋藏;
柳书贵遒,
筋骨尽露。

山谷擘窠书,学《 鹤铭》,瘦劲清栗,真出铁石手腕。

临书,易得意,难得体;
摹书,易得体,难得意。

心能转腕,手能转笔,书如人意。

不熟则不成字,
熟家则无生气。
熟在内不在外,
熟在法不在貌。

学一家书,知其好不知其恶,学诸家书,好恶了然矣。

不见真迹,
不知妙境;
不观古刻,
孰辨败笔。

字有三品,
曰庸,曰高,曰奇。
庸之极致曰时,高之极致曰妙,奇之极致便不可知。

古人法书,
篇有篇法,
行有行法,
字有字法,
画有画法,
是以名帖,
只字半行不可苟且。

书法语录:〖古之书论〗(下)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好古不知今,每每入于恶道;
趋时不知古,侵侵陷于时俗。

字熟必变,熟而不变者,庸俗生厌矣。
字变必熟,变不由熟者,妖妄取笑矣。

初学书,先须大书,不得从小。

钟太傅云:多力丰筋者胜,无力无筋者病。卫夫人云:意在笔前者胜,意在笔后者败,二语皆佳绝。

有功无性,神采不生;有性无功,神采不实。

小心布置,大胆落笔。

结字因时而转,用笔千古不易。

篆字必须正锋,须用饱笔浓墨为之。学篆字必须博古,古器之款识,神气敦朴,
可以助人。篆书中小篆、真书中小楷,非强纸不可。二体行笔,不得急就故耳。

未曾从事于汉隶,而欲识晋唐楷法,恐数典忘祖,终不济事。

晋唐媲美,
晋以韵胜,
唐以力胜;
晋人法度,
难以揣摩,
唐人法度,
历历可数。

智永、世南得宽和之量,少俊迈之奇。

欧阳得秀劲之骨,
而乏温润之容

颜柳得庄严之貌,而失之板。
李北海得豪挺之气,而失之疏窘。

过庭得逍遥之趣,而失之俭散。
旭、素得超逸之兴,而失之怪。


米元章书得纵逸之致,惜时有谐笔。
赵孟頫得温雅之态,然过于妍媚。

书法语录:〖古之书论〗(下)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 评论这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